白日提燈
賀思慕在戰場上撿人吃,沒成想被人撿回去了。撿她回去的那位少年將軍似乎把她當成了戰爭遺孤弱質女流,照拂有加。賀思慕於是盡職盡責地扮演著弱女子——哎呀血!我最怕血了,我見血就暈——水盆好重我力氣好小,根本端不動——你們整天打打(殺sha)(殺sha),好可怕哦暗戀小將軍的女武將氣道:“段哥哥才不喜歡你這樣嬌滴滴的姑娘!”賀思慕一偏頭:“是麽?”某日少年將軍在戰場上馬失前蹄,被人陰了。肩不能挑手不能提見血就暈的賀思慕鬆鬆筋骨,燃起一盞鬼燈:“讓我來看看誰敢欺負我們家段將軍,段小狐狸?”段胥想過,他不該去招惹鬼王。他花了一年的時間才知道她的真名叫賀思慕。但是或許他用一生的時間,都不能讓讓她在她四百年漫長的生命中,記住他的名字。“我叫段胥,封狼居胥的胥。”——————日常裝柔弱超(強qiang)鬼王女主*狡詐專兵少年將軍男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