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3章 第 133 章

字數:24526   加入書簽

A+A-

    藺承佑帶著滕玉意上前同長輩們一一見禮。
    一圈下來,滕玉意得了不少寶貝。
    關公公也從宮裏帶來了聖人和皇後的賞賜,笑著對藺承佑和滕玉意說:“清元王府的宅邸是王爺和王妃日後的新居,修葺上斷乎馬虎不得。聖人指了宮廷將作大匠馮瑜親自打造,隻是再好的工匠也隻能雕琢大處,細小之處還得由殿下和王妃自行斟酌,趁這幾日休沐無事,殿下不如帶著王妃到親仁坊多走幾趟,若有什麽新的想頭,也好及時告知馮大匠。”
    藺承佑和滕玉意謝恩領賞。
    舅父瞿子譽素來偏疼外甥,聞言頷首道:“‘清元’‘清元’,這封號對大郎而言,倒是再貼切不過。這孩子可不是生來便以‘滌瑕蕩穢’為己任?打小跟著他師公捉妖降魔,十一二歲便能獨當一麵,過後又到大理寺供職,奇案詭案之類的沒少破。”
    外祖母瞿陳氏接話說:“說到這個,記得有一回南城有隻花妖幻化成美貌婦人四處吃人心肝,那時候佑兒也才十二三歲,追了三天三夜,到底把這妖怪逮住了。花妖看大郎年歲小,妄圖用花言巧語迷惑他,結果被大郎直接摁到地上打成了一灘花泥,碰巧我們也在,看得我心肝直顫,他阿娘倒好,一個勁地在旁邊叫好,真可謂有其母必有其子。”
    藺效微微一笑,沁瑤哭笑不得:“娘,您說大郎便說大郎,何苦說到女兒頭上。”
    滕玉意甚少聽到藺承佑這些兒時趣事,自是聽得津津有味。
    藺效怕妻子窘迫,對兒子兒媳說:“好了,師公想必也惦記著你們,這邊見過禮了,到青雲觀給師公磕頭去。”
    滕玉意便隨藺承佑起了身,瞿沁瑤招手讓滕玉意近前:“你那把神劍是不是找不回來了?”
    滕玉意遺憾地說:“是。”
    “你本就不懂道術,如今連趁手的法器都沒有了,日後就算跟佑兒一同降妖,怎好為自己積攢功德。”瞿沁瑤壓低嗓門說,“你師公那兒寶貝多,待會去青雲觀,你自管讓佑兒幫你向師公討法器,師公為賀你們新婚之喜,自會準備禮物,你隻管挑最好的要,師公就算嘴上不樂意,末了也會給你的。”
    滕玉意赧然點頭。
    瞿沁瑤說完一抬眼,發覺兒子正注視這邊,低笑著說:“以佑兒的性子,多半一早就替你在打他師公那堆寶貝的主意了,回頭到了青雲觀,佑兒搶都會幫你搶一件。去吧。”
    藺承佑拉著滕玉意向眾位長輩告別:“晚輩帶阿玉去給師公請安。”
    到了青雲觀,下車前藺承佑果然攔住滕玉意:“待會見了師公你先別說話,看我的眼色行事。”
    滕玉意眼睛一亮:“你要幫我討寶貝麽?”
    藺承佑托起滕玉意的雙手打量,一臉嫌棄的樣子:“你瞧瞧你,號稱跟端福學了快一年的功夫,連幾個毛賊都打不倒,雖說輕功還不錯,那還是有我渡給你的內力做底子,我估摸著以你這進度,少說要個三年五載才能有點樣子。這回出遠門,我們除了要去南陽,順便還得去濮陽、江南等地捉捉妖,要是再不幫你弄點好寶貝,你可就要拖我的後腿了。”
    滕玉意秀眉一挑:“嗬,依我看,端福可真冤枉,想當初我第一回完完整整學武功,還是世子教的那套桃花劍法呢,真要說起來,你才是我的師父。徒兒學得慢,師父不幫著找補誰幫著找補?”
    “這不是幫你找補來了嗎?稍後你看中哪樣法器隻管給我使眼色,我保證替你討來。”
    滕玉意心裏一高興,環住藺承佑的脖頸:“那你得先告訴我哪樣法器最好。”
    藺承佑捏了捏滕玉意的臉頰:“師公那兒就沒有差的,況且越是好的法器越認主,你能看上人家,也得人家能看上你才行。反正你待會兒別說話,師公他老人家小氣得很,同他老人家要東西,還屬我有法子。”
    滕玉意笑眯眯說好。
    兩人剛邁上台階,絕聖和棄智旋風般迎出來了。
    “師兄,滕娘子。”
    觀裏的幾個老修士含笑提醒:“該改口叫嫂嫂了。”
    絕聖和棄智樂嗬嗬:“師兄,嫂嫂,師公在經堂等你們呢。”
    說著風一般跑回耳房,沏茶端點心忙得不亦樂乎。
    滕玉意隨藺承佑往內走,青雲觀鬆柏參天,一派道家清幽世界,多虧絕聖和棄智愛說愛笑才不顯得太寂寥。
    清虛子端坐在經堂的蒲團上打坐,藺承佑帶著滕玉意上前磕頭:“師公,徒孫和阿玉來給您請安了。”
    清虛子掀了掀眼皮:“起來吧。”
    這會兒老修士們端著茶進來了,滕玉意恭恭敬敬奉茶到清虛子麵前:“師公,您請喝茶。”
    清虛子依舊板著臉,眼底卻微露笑意,一甩拂塵,右手接過茶盞,喝完茶,用廛尾指了指一邊的托盤:“佳偶天成,琴瑟和鳴,那是師公為賀你們新婚之喜準備的,拿著吧。”
    藺承佑瞟了瞟,托盤上放著兩柄犀角黃金鈿莊如意,也不知師公他老人家從哪個旮旯角翻出來的,看這樣式,多半是宮裏往年的賞賜。
    另有兩塊金元寶,倒像是師公自行準備的,元寶顏色倒是黃澄澄的,然而個頭隻比栗子大那麽點兒。他簡直頭疼,早知道師公這般摳門,他就該提前送些金銀玉器到觀裏。
    滕玉意覷見藺承佑的表情,忍笑端起托盤,將其高舉過額頭,朗聲道:“阿玉多謝師公。”
    清虛子抬手:“起來吧起來吧。”
    二人剛坐下,藺承佑突然對絕聖棄智道:“你們倆的四輔和七部學得怎麽樣了?”
    絕聖棄智端著點心托盤的手一抖:“還……還沒學完呢。”
    藺承佑歎氣:“年歲太小,學藝不精,師兄也不指望這回去濮陽你們能幫上什麽忙了。”
    說罷對清虛子說:“師公,如今隻知濮陽那妖物法力不差,卻也不知對方究竟什麽來頭。伯父指了五道和絕聖棄智同我一道去,但五道慣愛喝酒誤事,絕聖和棄智尤其靠不住。原本阿玉有小涯劍,以阿玉的慧黠,往常還能同徒孫一起對付妖邪,可如今她的法器也沒了。真到了緊要關頭,說不定隻有徒弟一人支應。師公,徒孫身邊總不能一個得用的人都沒有,您老幫著想想法子。”
    清虛子一抖胡子:“師公想不出法子。”
    藺承佑笑道:“無妨,其實徒孫都幫您把法子想好了。”
    “噢?那便恭喜了。”清虛子慢條斯理抖抖袍袖起了身,“你帶阿玉在觀裏轉轉,師公回上房打坐去了。
    藺承佑攔住師公,笑著說:“徒孫的話還沒說完呢,這法子在您身上。”
    清虛子用力扯回自己的袍袖:“你那些壞法子,師公不聽也罷。”
    說罷,款步往外踱去。
    奇怪的是這回藺承佑居然沒攔他,清虛子慢悠悠走到回廊上,陡然意識到不對勁,略一琢磨,探手往寬大的袍袖內一摸,那把他從不離身的庫房鑰匙果然不見了。
    “好你個臭小子!”
    等到清虛子趕到庫房時,藺承佑早把他庋藏多年的寶貝們搬下來了。
    十來個蜜陀螺鈿寶箱,或大或小,或長或扁,全都敞著盒蓋,滿屋靈光四溢。
    藺承佑和滕玉意蹲在箱蓋前挑挑揀揀,絕聖棄智也傻乎乎在邊上幫著出主意。
    清虛子一個箭步上前,對準徒孫的後腦勺就是一個爆栗:“臭小子,不給你你便偷是不是?!”
    藺承佑硬生生挨了這一下,回頭時一臉無辜:“徒孫這也是為了您老著想。此去濮陽,徒孫對那妖邪的底細一無所知,稍有不慎就會折胳膊折腿的,如果阿玉能有件趁手的法器,徒孫除妖時好歹也有個得力幫手。絕聖和棄智就更別提了,倘或徒孫和阿玉受了傷,他倆也未必能全須全尾回來,到那時候,最心疼的還不是您老麽。”
    “心疼不起。折胳膊折腿又如何?橫豎還能長回來。”清虛子吹胡子瞪眼,話雖這麽說,到底沒把東西搶下來,被藺承佑好說歹說攙扶著坐到一旁。
    安撫好師公,藺承佑拽著滕玉意重新蹲到箱籠前,挑揀一晌,舉起一個樣式古怪的小神龕,回頭對清虛子說:“您瞧,這個金銀龜甲龕阿玉拿著是不是正好。”
    清虛子懶得搭腔。
    絕聖和棄智撓撓頭:“這個太笨重了,提在手上不好施展。”
    滕玉意瞧見藺承佑給她使的眼色,故意將其托在掌心裏掂了掂:“是有點沉。”
    清虛子沒眼看,這挑挑揀揀的架勢,簡直把青雲觀的庫房當成西市的貨肆了。
    他閉上眼睛捋胡子。
    藺承佑鼓搗一晌,又掏出一柄紅牙撥鏤尺:“這個夠輕便了。”
    滕玉意搖頭:“太長了,也太硬了,平日不好藏到身上。”
    “那這個呢?”這回藺承佑幹脆取出一把螺鈿紫檀阮鹹。
    滕玉意很“為難”的樣子:“……這也太大了……況且我不會彈阮鹹。”
    “蠢小子,你就不能挑一件阿玉能隨時揣在身上的嗎?”清虛子終於沒忍住搭腔了,“你瞧瞧你挑的這都是什麽?”
    藺承佑和滕玉意相視一笑,忙皺眉應道:“徒孫愚鈍,但求師公親自指點。”
    “瞧見那雙絳色繡線鞋了?此鞋名叫引商鞋,取自‘引商刻羽之音’,乃當年元陽道君身邊最善音律的金仙子所製,裏頭藏著九地三十六音,慣能迷惑邪祟,主人越通音律,便越能借此鞋克製邪祟,阿玉穿上這鞋,也就不用琳琳琅琅帶上一堆東西了。
    “還有那個墨繪彈弓,裏頭藏著三昧真火,弓身才巴掌大小,藏在袖子裏絲毫不突兀。
    “那個瑪瑙銀薰球叫紫靈天章球,看著與尋常香囊無異,裏頭卻藏著兩條隱影玉蟲翅,擲地後能化作一對玉色蝴蝶,一隻蝶翅上纂寫著太上大道君的《大東真經》,另一隻蝶翅上寫著《命召咒文》,法力雖不算多強,但也能幫主人抵禦好一陣邪魔了,此物係在身上,豈不比阮鹹之類的樂器輕便甚多?”
    藺承佑邊聽邊把這三樣寶貝找出放到滕玉意麵前:“聽見了?這是師公賞你的,還快謝謝他老人家。”
    滕玉意痛快上前稽首,揚聲道:“多謝師公賞寶。”
    清虛子心腸一軟,俯身攙起滕玉意,然而對著藺承佑時,依舊沒什麽好臉色:“東西好歸好,也得看人家認不認主,先讓阿玉試試。臭小子,到院中起壇去。”
    藺承佑忙捧著三樣法器出了屋,先將其放到院中的供案上,忙活得差不多了再請師公入壇。
    清虛子步罡踏鬥,逐一扯下法器上的封條,一場法事做下來,三樣法器上方的寶光似乎更為熾目了。
    藺承佑把滕玉意拉到供案前:“現在可以試了。”
    滕玉意最感興趣的是那雙引商鞋,好奇上前摸了摸,隱約感覺鞋在動,她隻當是錯覺,剛要將其捧下供案,那雙鞋突然像長了腳似的,自行從供案上跳下來,啪嗒啪嗒往另一頭跑了,虧得藺承佑身手極快,才將其逮回來。
    清虛子搖了搖頭:“這雙鞋的第一任主人金仙子,第二任主人是玄光真人。兩位真人都是出了名的體態豐腴,這鞋習慣了那樣的重量,怕是不喜歡體格輕盈的主人。”
    那就沒法子了。
    清虛子忽又一拍腦門:“瞧師公這記性,那枚紫靈天章球素來隻認內蘊道家真氣的主人,阿玉不通道術,香球未必肯認她。”
    滕玉意一下子失望到極點,她雖跟著藺承佑學過一些皮毛,藺承佑也給她渡過幾回內力,但遠遠稱不上“內蘊道家真氣”。看來香囊球也指望不上了。
    她幹脆直接去觸摸墨繪彈弓,就在這時候,那枚瑪瑙銀薰球猛不防從盒中探出,沿著供案滴溜溜往前滾,一直滾到滕玉意腰間的位置才往下落,一落下,剛巧纏上了滕玉意的裙絛。
    滕玉意愕了愕,藺承佑笑道:“那就是它了。”
    滕玉意匪夷所思:“可我沒有道家真氣——”
    “看不出它喜歡你嗎?”藺承佑若無其事道,“對這樣的器靈來說,或許投緣才是最重要的。”
    清虛子狐疑地瞅著徒孫,滕玉意也是滿腹疑團。
    藺承佑分明在打岔,不管了,回頭再細問好了,滕玉意笑吟吟捧起銀薰球,萬分珍重地摸了摸:“你叫紫靈天章球對不對?我叫阿玉,旁邊這位是我夫君藺承佑,你且安心跟著我,往後我一定會好好待你的。”
    銀薰球在滕玉意的掌心裏滾來滾去,模樣親昵極了,滾著滾著,洞眼裏突然探出四隻小小的觸角俏皮地搖了搖。
    絕聖和棄智樂不可支:“這對蝴蝶性子真好玩,它們是在同嫂嫂打招呼麽?”
    清虛子叮囑滕玉意:“它們嘴饞得很,供奉時切不可大意,供奉的法子佑兒知道,切莫供奉晚了。”
    滕玉意忙應了。
    清虛子瞟了眼徒孫:“法器挑好了,臭小子也該稱心如意了,別在這兒纏磨師公了,走吧走吧。”
    藺承佑卻不肯走:“我和阿玉既來了,不蹭您一頓午膳是絕不會走的。”
    清虛子鼻哼一聲,自顧自踱步走了,然而臉孔板得再緊,也掩不住嘴角的笑意。
    藺承佑拉著滕玉意回庫房幫忙整理。
    先把剩下的寶器重新歸位,又仔細檢視那些上了鎖的道家秘籍。
    滕玉意一看便知藺承佑是做慣了的,一麵幫著四處掃塵,一麵問:“你常整理庫房麽?”
    “師公他老人家年事已高,我不忍心他老人家操勞,能幫著打理一處便是一處。”
    “師兄可心疼師公了。”棄智接過話頭,“雖說去大理寺應職後越來越忙了,師兄也幾乎每晚都回觀裏歇寢,白日有空時,也總會過來幫忙打點庶務。”
    滕玉意微怔,藺承佑一回頭,笑道:“你在想什麽?”
    “我在想往後我和你要多過來陪陪師公……”
    說話時一抬頭,就看到藺承佑盯著擱架上的某一處發怔。
    “怎麽了?”
    藺承佑伸臂往擱架裏探去,從擱架與牆縫當中,艱難地取出一個牙製書簽,拍掉上頭的灰塵,還原出裏頭的底色,東西年頭很久遠,牙色都泛黃了。
    之前大約是塞在擱架的隔層後頭,所以一直沒瞧見,剛才一下子把那麽多法器全部搬下擱架,導致不小心挪動了位置。
    好在上頭的刻字是清晰的。
    “天昌十一年,收此書。”
    滕玉意和藺承佑同時露出訝異之色:“這都是四十年前的東西了。”
    藺承佑認出是師公的筆跡,不由回視麵前的那層擱架,上頭有個上著鎖的小木匣,剛巧這木匣他再熟悉不過,因為裏頭正好存放著那本《絕情蠱》。
    從書簽跌落的位置來看,當初這書簽是放在這本《絕情蠱》秘笈裏的。
    藺承佑怔住了,當初他一直以為這本書是師公從無極門那幫邪道手裏繳獲的,但從書簽上的年歲來看,這本書明明四十年前就到了師公的手裏。
    四十年前師公不知出於什麽目的尋到了這本書,過後卻一直沒用,直到十年前他因為懵懂莽撞,誤中了銅錐裏的蠱毒。
    滕玉意也想通了這一環,一時說不出的詫異,絕情蠱自是為了絕情,難道道長也有過求而不得的人?可道長一生都孑然一身,她本以為他老人家一輩子都沒有動過情念。
    是了……當年清虛子道長拚死救下聖人,又含辛茹苦將其養大,為了哺育聖人沒少吃苦頭,因為過慣了清苦的生活,還養成了慳吝的毛病,據說道長無怨無悔養大聖人,隻因與聖人那位慘死的生母蕙妃是家鄉的舊識。
    可聽說蕙妃陰差陽錯早早就進了宮。
    ……若非極其痛苦,老道長想必不會想到用《絕情蠱》這種邪術來壓製自己的思念。
    藺承佑隻出了一會神,就迅速把牙製書簽收入自己袖中,隨後當作什麽都沒發生,繼續收撿旁處。
    藺承佑不說,滕玉意自然也不會提。
    四人從庫房出來,絕聖棄智怕師公責罵,磨磨蹭蹭練功去了,藺承佑和滕玉意去上房陪清虛子,又沏茶又陪著打坐,有說有笑把上房弄得片刻不安寧。
    清虛子煩不勝煩,然而怎麽也舍不得趕他們走。
    正閉目打坐,忽覺四周安靜不少,清虛子奇怪地睜開眼,看著兩個孩子坐在窗前榻上研究一本《命召咒文》。
    藺承佑點了點書頁:“跟我念,‘兆汝欲切邪辟鬼,當被符。符者,天地之信也’。”
    滕玉意跟著念完這句,隨即閉上眼把剩下的部分一口氣背出來,聲音脆若黃鸝,而且整篇文連一個字的錯漏都無。
    藺承佑眼裏滿是笑意。
    滕玉意重新睜開眼睛,單手支頤望著藺承佑:“你說的,隻要我一字不漏地背下來,你就教我使符,你瞧,現在我可都記住了。”
    藺承佑從袖中抖出一張符,扳開滕玉意的手指讓她夾好。
    “看好了啊,我隻教一遍。”
    滕玉意目不轉睛點頭。
    清虛子露出藹然的笑容,這一幕讓人心緒寧靜,他調勻氣息,重新合上眼睛。
    兩人在觀裏用過午膳,清虛子自稱要午歇趕他們走,藺承佑和滕玉意不好再賴著,隻好從上房出來。
    下台階時,滕玉意忍不住轉頭看藺承佑,藺承佑從頭到尾沒問過師公那枚牙製書簽的事。
    她回頭望了望,盡管隔著重重院門,也仿佛能看到清虛子道長那清瘦蒼老的容顏,那樣一位古板嚴肅的老人,卻有著這世上最深沉最寬厚的愛。
    滕玉意心下惆悵,兩人走到一株相思樹前時,藺承佑抬起右手,不過須臾工夫,那根牙製書簽便化作齏粉,紛紛揚揚落入泥土中。
    “走吧。”藺承佑揮手撒完粉塵,灑脫地牽著滕玉意往前走,滕玉意回頭望著院中的相思樹,許久,輕輕喟歎一聲。
    有些無法言說的愛意,就讓它永遠塵封在記憶中吧。
    二人剛回到成王府,寬奴牽著俊奴跑來:“大郎和娘子總算回來了,杜家大娘和杜家大郎都在東跨院等你們好久了。”
    滕玉意高興地催促藺承佑:“我們快回去。”
    藺承佑也笑:“給杜表姐和杜表弟上茶點了麽?”
    “這還用世子吩咐?”寬奴小聲嘀咕。
    “你把俊奴牽出來幹嗎?”
    “是二公子和郡主牽出來的,結果才玩了一圈,王爺和王妃就帶著二公子和郡主進宮去了,小人還沒來得及把俊奴栓回去。”
    滕玉意接過俊奴的項繩:“我來牽它吧。”
    又同藺承佑討吃的:“給我點肉脯。”
    藺承佑從腰間取下一個囊袋遞給滕玉意:“別給它喂太多,回頭它的嘴更刁了。對了,那回我去淮西道前把俊奴放到你身邊,回來發現它胖了一圈,你說,那幾月你都喂它吃什麽了?”
    滕玉意蹲下來摸摸俊奴的腦袋:“還不就是些肉和果子之類的。俊奴可是世子的寶貝,真要是餓瘦了,世子豈不要同我問罪。俊奴,我們滕府的夥食如何?”
    俊奴尚未搭腔,滕玉意腰間那枚紫靈天章球出其不意地滴溜溜一轉。
    滕玉意一愣。
    藺承佑一瞧就明白了:“裏頭那對蝴蝶也饞你手裏的肉脯了,給它們也吃點吧。”
    說著促狹一笑:“滕玉意,我算是發現了,若非一等饞貨,絕不會往你身邊湊。小涯已經夠饞了,看樣子這對饞嘴蝴蝶比小涯更不著調。”
    滕玉意喂完食,拍拍手起身道:“對了,你快告訴我,為何我會內蘊道家真氣?”
    藺承佑顧左右而言他:“本想帶你去馴服那匹赤焰馬的,既然今日無空,幹脆過幾日歇好了再帶你去馬廄。”
    說著拔腿就走。
    滕玉意自不會上當,上前攔住藺承佑:“是不是那套桃花劍法有點問題?”
    藺承佑笑而不答。
    滕玉意笑眯眯看著他:“我早就覺得奇怪了。自從學了桃花劍法後,我連夜間手腳發涼的毛病都沒了,可這劍法總共才七招,哪有那麽大效用,你快告訴我,你是不是給我渡什麽真氣了?”
    “想知道?晚上我再告訴你。”
    “為何晚上才能說?”
    “這不是來客人了嗎?招待完客人,還得進宮用晚膳,等到我們倆閑下來,差不多就到晚上了。”
    滕玉意狐疑:“那你臉紅什麽?”
    “天太熱給鬧的。”藺承佑二話不說牽著妻子回到東跨院,下人們知道小兩口免不了有些親昵的話要說,有意離他們遠遠的。
    恰逢春日,庭中花卉繁茂,鶯囀蝶舞,滕玉意邊走邊環顧,隻覺無處不幽,無景不美。
    比起她的潭上月,藺承佑的院子更為清爽簡練。
    先前藺承佑眼盲時她也曾來過他的住所,但當時二人尚未成婚,即便來了也不會多停留,更別提仔細打量了。
    今日心境自是不同,要知道一直到清元王府修葺完畢之前,這兒都是她和藺承佑的住所。
    “這兒添株玫瑰就好了。”滕玉意指指點點,“那兒可以再添兩株芭蕉。”
    藺承佑負手順著妻子的視線一會看看這兒,一會看看那兒:“行吧,都依你,親仁坊那邊你想添置什麽也都告訴我,你那麽喜歡玫瑰,到時候願意種一府的玫瑰都隨你高興。”
    滕玉意心滿意足點頭:“玫瑰自是要多種些,但旁的花卉也不可少,你想想,如果隻種玫瑰,花謝了園子裏該多寂寞。”
    她板著指頭對藺承佑說:“二月的杏花、三月的迎春、四月的牡丹、五月的石榴、七月的玉簪花……還有什麽棠梨、茉莉、賽金花……全都種上才好。”
    藺承佑邊聽邊笑著點頭:“行倒是行,可你就不怕到時候清元王府變成個大花園嗎?”
    “這樣我才能四季都給你做鮮花糕不是?”
    藺承佑不說話了。
    “怎麽了?”
    “我想親你一口。”
    四周可都是人。滕玉意臉一紅:“你怎麽這樣?我在同你說正經事呢。”
    “我哪句話不正經了?”
    “世子,阿玉。”兩人聞聲抬頭,就看見杜庭蘭姐弟坐在回廊下,廊下鋪著鳳翮席,席上滿是珍果芳釀,微風習習,春日融融,姐弟倆一個柔美端莊,一個清秀文弱,模樣倒是極相似。
    滕玉意忙和藺承佑迎上去:“阿姐,紹棠。”
    姐弟倆離席行禮,歉然道:“其實該叫王爺和王妃了,先前叫慣了一時改不過來。
    藺承佑撩袍坐下:“真要這樣叫,反倒顯得生疏了,阿姐叫慣了阿玉妹妹,不如索性叫我妹夫。紹棠,你叫我姐夫就好。”
    杜庭蘭溫柔的目光落在滕玉意身上,妹妹眉梢眼角都是笑意,模樣隱約比成親前更嬌美了,她心知妹妹過得無拘無束,便也發自內心地替妹妹高興。
    “你們新婚燕爾,我和紹棠本不宜過來打攪。”杜庭蘭從身後婢女手裏拿過一個漆匣,柔聲說,“昨日就知道妹夫複明,大禮之日也沒來得及道賀,今早爺娘越想越高興,也等不及阿玉回門那日了,一早就準備了賀禮讓我們登門賀喜。”
    滕玉意親自接過賀禮,上前挨著杜庭蘭:“阿爺也知道這事了吧?今早世子就讓人給兩府都送信了。”
    “姨父自是知道了,阿爺說,姨父高興得不得了。”
    “姐夫,聽說你和玉表姐要去濮陽捉妖?”
    藺承佑搖了搖琉璃盞裏的桂花醑,等到酒液揮發些,再將其擱到滕玉意手邊:“當地僧道奈何不了那妖怪,聖人生恐還有百姓遭殃,正好我們和緣覺方丈要去南陽做法事,聖人便叫我們順道去降妖。”
    杜紹棠看看鄰座的姐姐,有點害羞地說:“阿姐和太子的婚事定在七月,到時候姐夫和玉表姐可要及時趕回來才成。”
    杜庭蘭臉有些紅。
    藺承佑笑著說:“在阿玉心裏,阿姐的事是頭等大事,在我心裏,阿麒的事也是頭等大事,自管放心,無論如何我們會提前趕回來的。”
    忽聽身後有人笑道:“你又在編排我什麽?”
    眾人回頭,就看到一個紫袍金冠的貴公子沿著回廊走來,這人生就一張端正的方臉,嘴唇也稍厚,但氣度清貴,神情也很溫善。
    “太子殿下。”
    仆從們紛紛行禮,杜庭蘭姐弟也退到一邊欠身。
    太子忍不住看了看杜庭蘭,看她婷婷如牡丹,想起前日兩人見麵時說的那些話,心裏像沁了蜜似的那樣甜,目光也隨之變得更柔和了。
    杜庭蘭並不肯在人前看太子,隻紅著臉依禮行事。
    太子隻好也收回視線,坐下對藺承佑道:“爺娘怕你的眼睛忽好忽壞,特地派我來瞧瞧你:今日如何,可維持了一整日?”
    一邊說,一邊故意伸手在藺承佑眼前晃了晃。
    藺承佑笑著擋開太子的手:“行了,我好得很。”
    太子大鬆一口氣:“看來那塊赤須翼已經徹底把你體內的蠱蟲克化了。不過說到這個,爺娘都有些好奇,弟妹原來與新昌王的遺孀是故交麽?竟連赤須翼這樣的天下異寶都能討來。”
    藺承佑和滕玉意尷尬地互相望了望,滕玉意含笑道:“新昌王遺孀十年前到我家住過一段時日,說起來我娘對她有恩,因我自小便認識她,算得上交情匪淺。”
    杜庭蘭姐弟臉上同時閃過詫異之色,又迅速掩去了。
    藺承佑生恐席上追問,摩挲著酒盞說:“今日這般高興,要不我們玩點什麽吧。紹棠,你會射箭嗎?不如我們在庭中玩一回射禮。”
    紹棠腆然搖頭。
    太子知道杜家門風保守,忙說:“難得閑一兩日,何苦又拉弓射箭。阿大,你善吹笛,紹棠善箜篌,庭——杜娘子據說善彈阮鹹,我簫技不差,弟妹想必也有擅長的曲藝。春物方盛,我們何不索性奏樂一曲?”
    藺承佑一下子來了興致,他隻知道妻子會撫琴,還沒親眼見過她撫琴是何種情狀,便讓寬奴把他的那管玉笛拿來,順便安排人到庫房取一把未用過的箜篌和一管簫,扭頭問滕玉意:“想撫琴嗎?”
    滕玉意興致勃勃對春絨說:“回屋取琴吧。”
    等到樂器一一取來,五人也不離席,留在原位各持一柄樂器,互相笑望著。
    風一起,滿座芬芳,馥馥襲人,人人都神情怡悅。
    藺承佑說:“箜篌渾厚幽沉,不如由紹棠先起頭吧。”
    杜紹棠笑應了,握穩箜篌調了下音律,一曲清肅的曲子傾瀉而出。
    曲調剛一起頭,藺承佑的臉色瞬間淡了下來。太子的笑容也凝在臉上。
    滕玉意和杜庭蘭驚訝互望,那是一曲《思歸引》,無論宮廷還是民間,常能聽到有人演奏此曲。
    杜紹棠察覺二人臉色難看,錯愕地頓住了:“怎麽了?”
    太子擰著眉頭歎氣,皇叔識音斷律的本領天下第一,阿大兄妹的曲藝都是皇叔親手教的。
    尤記得那年中秋節舉行宮宴,有人提議皇叔和阿大合奏一曲,所奏之曲便是《思歸引》。
    記得當時是在大明宮的麟德殿外,殿前鋪滿了如霜的月色,皇叔和阿大,一個撫琴,一個吹白玉笛,端的是一座光輝。
    自那之後,隻要叔侄二人同席合奏,幾乎都少不了一曲《思歸引》。
    如今兩人再聽到這首曲子,心裏怎能不別扭,照理說,為了岔開話題該另起一首曲子才是,但兩人都沒了興致。
    皇叔如今被幽禁在興慶宮,聖人顧念親情不忍將其賜死,但朝野內外不斷有臣子上奏疏,說淳安郡王一為謀奪帝位豢養梟眾,二為成全野心殘殺無辜,堪稱罪無可恕,從樹妖為禍紫雲樓到八月中發動宮變,前前後後死在淳安郡王手裏的人數不勝數。
    此子按律當誅,不知聖人因何遲滯不決,若聖人誠心輕罰,叫天下人如何作想。
    但他們倆都知道,聖人之所以如此,不過是憐憫皇叔自幼被惡人和母親引得走入歧途,一念之差,萬劫不複。
    其罪,不可恕,其情,實堪憐。作為淳安郡王的半個兄長,何忍殺之。
    滕玉意在旁怔怔望著藺承佑,她甚少在藺承佑臉上看到這般煩悶的神色,除了驚訝,心裏也有百般猜想。
    過片刻,藺承佑勉強笑笑:“要不換首曲子?”
    滕玉意正要說話,采蘋嬤嬤匆匆趕來:“太子,大郎,宮裏有急事找你們。”
    眾人一驚,藺承佑怔了下,對滕玉意說:“你和阿姐說說話,我去去就回。”
    滕玉意忙點頭。
    直到太子和藺承佑離席而去,三人仍有些怔忪。看這架勢,莫不是宮裏出了什麽大事,既是大事,為何不見關公公來傳報。
    三人無心再飲茶作樂,滕玉意同杜庭蘭在院子裏走了走,又拉著姐姐回裏屋說話。
    杜庭蘭看妹妹神色困乏,便說:“你們尚在新婚,我和紹棠不便在此久留,你先睡一睡,等世子回來就該知道出什麽事了。”
    滕玉意換了寢衣上床躺下,順手把那枚紫靈天章球放到枕邊,忽然拉住阿姐的手,悄聲說:“我猜是淳安郡王出了事。”
    杜庭蘭一訝,順勢在床邊坐下:“為何這樣說?”
    “阿姐你想想,采蘋嬤嬤是成王府的老人了,平日輕易不會親自過來傳話,連她都如此鄭重,可見多半是出了急事,奇怪采蘋嬤嬤卻又未明說是何事——對皇室中人來說,眼下豈不是隻有淳安郡王的事是‘說不得’?”
    杜庭蘭歎氣:“若是他,我實在憐憫不起來,一個人無論有什麽樣的因由,都不該殘害無辜,況且他也算間接害過你。”
    滕玉意啞然,阿姐隻知疼惜她,卻不知自己前世的死也與淳安郡王有關,甚至連今生,阿姐也險些遭了盧兆安那幫人的毒手。
    至於自己前世的死——滕玉意心裏好不可惜,雖說昨晚在腳踝絆上了雙生雙伴結,她和藺承佑卻都未夢見前世,看樣子她心底殘留的那些謎團,注定無法弄明白了。
    滕玉意一邊思索一邊整理衾枕,無意間發現枕頭下放著根紅線,抽出來一看,正是雙生雙伴結,早上藺承佑叮囑要妥善保管,碧螺春絨估計是怕弄丟,便塞到枕頭下了。
    滕玉意瞧了眼,重新將紅繩掖回去:“阿姐,你再陪我說說話。”
    杜庭蘭幫滕玉意掖了掖被角:“好。”
    或許是這幾日累壞了,滕玉意說著說著話,不提防睡意一股腦湧上來,沒說上幾句話就睡過去了。
    等到滕玉意再有意識,隻覺得胸肺脹痛得欲炸開,勉強睜開眼,冷不丁嗆了一大口,大量冰冷寒水順著她的喉嚨灌入她的肺管,讓她渾身哆嗦。
    滕玉意一滯,慌亂環顧四周,這不是——這不是前世溺死她的池塘嗎?方才她明明在她和藺承佑的臥房午歇,她魂飛魄散,駭然在水中掙紮,隻恨四肢僵硬如木,漸漸地,胸膛裏的心跳越弱。頹然掙紮一晌,那種絕望無助的感覺又來了,半睜著模糊的雙眼,渾渾噩噩在冰水裏沉浮,當她隻剩最後一口氣的時候,池塘邊忽然有個人縱身跳入水中,飛快朝她遊來。
    就在這時,滕玉意胸膛裏的心猛烈一顫,眼前再次陷入永遠的黑暗中。
    滕玉意闔著眼睛,靜等自己重新墮入幽冥之境,等著等著,陡然發現不對勁,明明已經死了,耳邊卻仍有清晰的水聲。她急忙打開眼皮,驀然發現自己仍在水塘中,隻是她不再冷、不再痛,整個人輕飄飄的,仿佛無知無覺。
    下一瞬,她看見池塘裏靜靜漂浮著一個人,距離那樣近,近得連對方的睫毛都能看得一清二楚,那張臉依舊美麗,但已然毫無聲息。
    滕玉意喉嚨一哽,那便是死後的自己了,不知為何,看上去別樣可憐,她惶然靠過去,想把孤零零的屍首摟入自己懷裏,這時,水裏另一個人飛快遊了過來,到了近前一把將溺水少女拽入自己懷中,轉身就往岸上遊。
    滕玉意瞳孔猛烈一縮,看清那人麵龐的一刹那,仿佛有什麽東西擊碎了她的心髒。
    一次次的猜想,遠不及親眼看到來得震人心腸,竟——竟真是藺承佑。
    她渾身哆嗦,眼前也一陣陣眩暈,揪住自己的前襟,張了張嘴想喊他,然而熱氣和淚水卻卡在了喉嚨裏。
    “藺承佑。”她哽咽著發出聲音,但藺承佑似乎聽不見身後的動靜。
    滕玉意淚水從眼中無聲滾落,情不自禁跟上去,藺承佑身手矯健,很快就遊到了岸邊,先將她的屍首推舉到岸上,稍後自己也撐著池邊上岸。
    時值隆冬,池榭邊堆積著皚皚白雪,頭頂一輪孤月,幽幽籠罩著空曠的滕府。
    月光落到池邊,將藺承佑的眉眼照得清晰無比。他渾身上下都濕透了,在冰水中待了這麽久,膚色也比平日蒼白不少,抹了把臉,水珠依舊滴滴答答順著他的臉龐往下滴,可他根本顧不上這些,隻顧蹲在岸邊為她施救。
    “藺承佑,我在這兒。”滕玉意淚眼婆娑,飄飄蕩蕩靠過去,但無論她怎麽喚他,藺承佑都毫無所覺,滕玉意心下焦急,上前摟住他的肩膀,藺承佑也依舊沒有反應。
    他全副心神都放在麵前這少女的屍首上,奮力施救一晌,似乎終於發現回天乏術,麵色變得極難看,怔了許久,頹然跌坐到一旁。
    (後麵還有一章)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