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6章

字數:7660   加入書簽

A+A-

    “他在給屬下幫忙。”馮章道, “大人您沒說讓他做什麽, 屬下就先讓他跟著兄弟們忙活了。”

    說罷又補充:“倒是沒像剛來的時候那麽不高興了。”

    秦幼栩究竟是怎麽回事, 馮章也能猜出來幾分。

    倒不是有人多嘴說什麽, 而是因為馮章這兩天路過楚蓮兒的牢房前, 經常能聽到楚蓮兒在嘟囔什麽。

    楚蓮兒說的那些話, 落到馮章耳朵裏,他自然也就能不離十的猜出來。

    畢竟是錦衣衛, 馮章又是在詔獄裏審過犯人的,這麽明顯的事兒他自然會懂。

    馮章甚至還腦補出了楚蓮兒“拋夫棄子與心上人私奔”這種大戲, 隻不過礙於秦幼栩在, 他不好說出來而已。

    旁的同僚們也有看出來的, 隻不過都被馮章攔住, 不讓他們亂說。

    齊斐暄點頭:“讓他來找我。以後你們一同跟著我。”

    馮章“啊”了一聲,答應下來。

    心裏卻歎了口氣。看來他這指揮使身邊第一人的位置岌岌可危了啊。

    齊斐暄又問了楚欽供出來的人, 得到的答案是,楚欽嘴硬,什麽都不說。

    可吳春湖等人就沒那麽硬的骨頭了。

    他們把能說的都說了,再加上從吳府搜出來的那些書信, 鐵證如山,大可以直接上門抓人。

    已經有了證據, 又有了聖旨, 齊斐暄也不再耽誤,帶著錦衣衛和謝澤同鎮北軍一路,按吳春湖的口供挨家挨戶的查抄抓人。

    原書中, 楚欽能夠之所以能夠那麽厲害,就是因為他在朝中黨羽眾多。

    楚欽是蠻人的王子,雖說因為有大齊人血統而不怎麽被重視,但到底地位在那裏。再加上楚蓮兒有晉王給的嫁妝財產,又有晉王舊部對他忠心耿耿替他籌劃,這些年楚欽可謂是順風順水。

    相比之下,身為大齊皇帝的周容雅就慘多了。

    先帝駕崩時,晉王之亂剛平息下來,朝中魚龍混雜,晉王餘黨並未被全誅滅,周容雅的母後又早逝,大臣也各懷心思。

    至於忠心於皇帝的人?周容雅登基時才幾歲,幾歲的小孩子根本分辨不出究竟誰忠心,誰假意。

    畢竟都是在朝中混了那麽多年的大臣,真要是想糊弄當時才幾歲的周容雅,不是簡單的很?

    這麽多年下來,周容雅也才確定鎮北大將軍府和榮國公府,還有一個徐峰景是可用可信的而已。

    想到這裏,齊斐暄替周容雅歎了口氣。

    這叫什麽事兒啊!

    周容雅登基時年紀小,幾乎所有人都想要捏他一把,若不是大齊皇室的人不多,僅存的幾位要麽年紀大了要麽不成器,估計周容雅還要擔心皇室謀反。

    周容雅好慘。

    齊斐暄從心裏發出感慨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提拔個盧瑁,結果盧瑁還不長腦子,自尋死路的去謀反……

    齊斐暄騎在馬上,和謝澤並列前行。

    錦衣衛進了明朱巷,按著寫好的名單去府上捉人。

    明朱巷裏住著的都是達官貴人,以前雖有人被抓,可錦衣衛抓人卻從未有過這麽大的動作。

    上次吳府被查抄的時候,有人出來看熱鬧,可那也隻是出來看看而已,後來錦衣衛往外抬東西時也是靜悄悄的,沒鬧出太大的動靜。

    這次錦衣衛卻毫不收斂。

    要說以前錦衣衛來抓人,到底顧忌著這裏的貴人,不敢真的驚擾明朱巷的人,可現在卻大張旗鼓……

    很多人察覺到了不對。

    和楚欽有勾結的人家心裏有鬼,可又來不及逃跑,隻得緊閉大門,可錦衣衛不是吃素的,很快就將這些人家的門踹開。

    早在楚欽被抓的時候,就有人家聽到了風聲想要逃跑,可這裏是京城,再加上這些日子鎮北軍調動,京城到處都是官兵,他們又是貴人,出門會引人注目,想跑又哪裏是那麽容易的事?

    所以與楚欽勾結的人,這會兒都被錦衣衛抓了出來。

    謝澤坐在馬背上,看著被錦衣衛從府中押出來的人,道:“沒想到,大齊居然有這麽多人勾結外敵。”

    他歎口氣,轉頭看向齊斐暄:“詔獄放得下這麽多人嗎?”

    “不是還有天牢嗎。”齊斐暄道,“實在不行,就將這些人的府邸清理出來,關押這些人。”

    謝澤點頭:“也是個辦法。不過這樣一來,朝堂之上一半的人可就要換了。”

    齊斐暄沒接話,隻是說:“陛下要禦駕親征,你可要一起去?”

    謝澤一愣,有些驕傲的說:“那是當然,我爹和我祖父都要去邊關,我身為謝家男兒,有怎麽能縮在家裏!”

    說罷,他看向齊斐暄:“阿眠,你是錦衣衛指揮使,陛下禦駕親征,你肯定要跟著的吧?”

    齊斐暄點點頭:“是啊。”

    謝澤就有些擔心:“你年紀這麽小,都沒上過戰場,怕是血腥味兒都沒聞過,到時候若是受傷怎麽辦。”

    這不是謝澤多謝,實在是齊斐暄她白白嫩嫩的,年紀又小,加上說話時嗓音細嫩,就讓謝澤極為擔心。

    再怎麽說也是妹妹的師弟,謝澤還是怕出了事兒,妹妹會傷心。

    齊斐暄一笑:“謝將軍不必擔心,我跟著陛下,想必不會有事。”

    謝澤也不好再說什麽,隻是歎了口氣。

    明朱巷一團亂,抓出來的人不計其數。馮章讓手下人把奴仆和主人家分開押送,省得萬一主家破罐子破摔慫恿奴仆反抗。

    這些人已經嚇破了膽,錦衣衛押送他們離開的時候,有不少人連站都站不穩。

    齊斐暄看著他們被押送走,心裏清楚這些人怕是沒什麽好下場。她目光轉開,看向正幫著錦衣衛抄家的鎮北軍。

    抄沒的東西都會歸入國庫,想必這次打仗的軍資是不用愁了。齊斐暄滿腦子亂想,想了一會兒,就聽到耳邊有人喊:“大人!”

    齊斐暄低頭,看到了站在馬前的秦幼栩。

    秦幼栩已經沒有前些日子那麽陰鬱了。他臉上帶著笑,道:“大人?想什麽呢?”

    秦幼栩跟著同僚一起抄家的時候被馮章看見,馮章說讓他跟著齊斐暄,他便過來了。

    “想點事兒。”齊斐暄抿唇,“阿栩想開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秦幼栩應了一聲,又問,“大人,這裏太亂了,要先回去嗎?”

    “回去也好。”齊斐暄點點頭,又看向謝澤,“謝將軍,一起回吧?”

    謝澤笑了:“我還有些事兒,就不和阿眠同路了。”

    齊斐暄也沒有勉強,她和秦幼栩回了鎮撫司,然後讓齊六把風影叫來,給他們安排好了身份,讓他們進了錦衣衛。

    齊六是齊睿業派來的,未免齊睿業認出他來,齊斐暄就給了齊六幾張麵具,帶著麵具才不會被發現端倪。

    至於這兩個人的身份,齊斐暄身為指揮使,憑空造出兩人的身份還不是什麽難事兒。

    因為要跟著周容雅一起去打仗,齊斐暄便早早的讓人收拾了東西,準備好了去邊關的行李。

    隻不過要怎麽和謝夫人說起這件事呢?齊斐暄皺眉想了半天。

    謝夫人肯定不會讓她離開家太久的。

    更何況是去戰場上?怕到時候謝夫人知道她要去哪兒後,會一步也不離開的跟在齊斐暄身後。

    齊斐暄歎口氣,心道看來隻能去尋了塵了。

    了塵在大齊官宦人家心目中的地位舉足輕重,他出麵說話,謝夫人八成不會拒絕。

    但是即便是了塵去說,那齊斐暄離開的由頭也是要好好想想的。

    不如就說她要隨著了塵雲遊四方?

    反正都已經用過她隨了塵閉關這種理由了,雲遊四方也就不那麽離譜了。

    決定下來,齊斐暄摸著下巴,把風影叫來問:“師父什麽時候出關?”

    “按道長所說,大概也就是這幾天的事兒了。”風影想了想,“公子……大人,要不然我回去看看?”

    “也好。”齊斐暄道,“你去看看,如果師父出關了,就和師父說一聲,下午回去一趟。”

    風影和齊六兩個人,齊斐暄給他們改了個名字,免得被人看出來他們原先的身份。風影就叫齊風,齊六化名叫齊應。

    對改名這種事,兩個人也不怎麽在意。反正也隻是臨時用用而已,改不改名,對他們來說沒什麽大不了的。

    現在他們的任務,是跟著齊斐暄,保護齊斐暄。

    風影答應,轉身離開。

    齊斐暄看已經是晌午,吃過午飯後開始忙碌。

    一直忙到日落西山,齊斐暄才動身回齊宅。

    了塵已經有齊宅等著了。看齊斐暄回去,了塵甩動拂塵,冷哼道:“你還知道回來?”

    齊斐暄有種上學時逃課被班主任抓包的心虛感。她道:“師父,我忙……”

    了塵皺皺眉,說:“你讓我幫忙的事,風影已經和我說了,現在趕緊換上衣服走吧。”

    齊斐暄:“現在?”

    這麽快的嗎?

    “不然呢?小皇帝明天就要走了,你打算明天臨時和你娘說?”了塵道,“快去!”

    齊斐暄吐吐舌頭,麻利的去換了衣服卸下麵具,又讓貞珠幫忙綰好頭發,然後坐上馬車,和了塵一起往國公府去了。